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客户反馈 >
俄罗斯偷渔猖狂:每年至少偷捕12亿磅大马哈鱼(二)
【发布时间:2021-10-23】 【作者:admin】

  图:六种太平洋中的大马哈鱼游回到勘察加半岛产卵。这些鱼从海水游回淡水后体型和颜色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红大马哈鱼是其中最珍贵的一种,成群结队的红大马哈鱼充塞了奥则那亚河的河道。

  大鳞大马哈鱼的减少尤其明显,她说到。这些脊背上带紫斑纹的银色深水鱼是大马哈鱼中体型最大的品种。以前有大群的大鳞大马哈鱼游来。现在茂基孵化场每年投放85万枚大鳞大马哈鱼鱼苗(还有数量稍少的红大马哈鱼),但返回的成年大马哈鱼很少。

  是什么阻碍了它们?两种非法捕捞:过量捕捞和偷渔。过量捕捞指有营业执照的公司超过规定限额过量捕捞却不会受到惩罚,偷渔是指个人或者小团体为制鱼子酱沿河在隐蔽处偷偷捕捞。

  勘察加半岛上偷渔的规模相当巨大,每年至少1.2亿磅的大马哈鱼捕捞量中大部分为非法的辛迪加组织所控制。一个孵化场的主任没办法解决这样的问题,而执法机关显然没有资源也没有决心去惩办。结果是每年只有极其幸运极其狡猾的几条大鳞大马哈鱼能够最终游到这里,数量“少得几乎能用指头数出来”。

  但布尔萨亚只是半岛上许多河流中的一支,这里的情况并不能反映勘察加野生大马哈鱼的全貌。其他地方的环境并不相同:威胁,机遇,规章,甚至当地政府官员的结构都在每年发生变化。整体情况十分复杂。

  科洛河也最终流向西岸,但科洛河上没有孵化场,没有沿河的公路,也没有(暂时)大马哈鱼大量减少的情况出现。科洛河代表的是大马哈鱼极理想的栖息地,那里人迹罕至,大马哈鱼数量很大,而且六个大马哈鱼品种都有:粉大马哈、马苏大麻哈、红大马哈、银大马哈、大鳞大麻哈还有犁山鳟。去年超过700万条大马哈鱼洄游产卵,几乎将科洛河堵得水泄不通,从河面上看大马哈鱼挤得一个挨一个简直像砖块铺设的甬路。

  科洛河还有一个特别之处:2006年勘察加政府下令将科洛河和附近的另一条河划为科洛-凯科塔地区大马哈鱼实验保护区,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为保护太平洋大马哈鱼建立的覆盖整条河流流域的保护区。

  河的北岸座落着科洛河生物站,只是几座简易的木房作为两国研究基地。该站由莫斯科大学的基里尔库兹什林和他的美国同事蒙大纳州立大学的杰克史丹福共同领导。他们的小组正在研究科洛生态系统,希望能够解决一些重大问题,包括大马哈鱼对整个河流生态系统有哪些重要作用。

  在太平洋的对面,北美洲的大马哈鱼资源曾经也十分丰富,但现在已经被破坏了。筑坝,或者抽水灌溉,过度捕捞,农业污染以及其他原因都会破坏大马哈鱼的栖息地。现在由于主要依靠孵化场进行孵化,北美大马哈鱼的基因已经出现退化。

  勘察加半岛上的人们还有机会避免重蹈美国和加拿大人的覆辙。由于勘察加是世界上最早的野生大马哈鱼保护地,那里的河道不需要经历破坏后的修复,那里需要做的只是避免偷渔,过度捕捞,石油和天然气泄漏,矿业污染以及其他短视性错误。那里也可能成为鲜大马哈鱼,冰冻大马哈鱼以及鱼子酱的最大出口地。大马哈鱼资源的保护与利用并非不可调和的矛盾,相反二者密切相关。

  这也是为什么当勘察加政府设立科洛-凯科塔地区大马哈鱼实验保护区的时候,勘察加野生渔业和生物多样性基金和他的美国同伴野生大马哈鱼中心会积极支持并提供帮助。他们还积极支持争取在北方的乌科霍勒科河建起另一个大马哈保护区。他们甚至还有再建立另外五个保护区的雄心。

  理想的计划从设想到很好地实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如同大马哈鱼从太平洋深处到布尔萨亚河的旅程。